当前位置:西部之声>其  它>2017专题>

专题:文明宝鸡 以爱为名 (二)

编辑:文婷 于明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2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网上流传这样一则笑话,一个外国人询问曾来过中国的朋友:在中国,到底是红灯时过马路还是绿灯时过马路。这位朋友调侃的说:勇敢的人过。闯红灯,不走斑马线横穿马路,这样勇敢的人随处可见,那您到底是选择做一个乱穿马路的“勇敢人”还是选择做一个遵守交通的文明人呢?

  25号上午,记者在我市红旗路与经二路交界的十字路口看到,每当人行横道前的红灯亮起时,仍然会有市民不顾自身安全乱闯红灯。对于这些市民横穿马路的行为,站在一旁等待绿灯的市民杨女士也给记者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闯红灯的人挺多的,因为现在从经二路改建之后这个红灯经常看不来,比以前闯红灯现象好像更严重了,放以前吧,好像感觉时间比较短,现在比较长,动不动就有人闯红灯抱着侥幸的心态,我觉得就是尽量不要闯红灯,就算有急事也应该等一等,现在车这么多,我觉得不应该闯红灯。”

  记者大概数了数,短短60秒的红灯等待区间,平均有近10位市民闯红灯。除了因为等待红灯的时间较长而闯红灯之外,还有一些市民是抱着一种跟风的心理。市民陈女士:“现在出行安全肯定是第一的么,也不在乎那么一会时间,你自己做了别人也会跟着做,自己不做别人也就跟着很习惯的闯红灯了,需要从自我做起,跟以前比相对来说能好一些,如果有人能带头的话,大家就能习惯性的这样做了。”

  许多市民都认为,不论是“争分夺秒”闯红灯,还是跟风乱穿马路,这种不文明的现象,不仅是对自身的安全不负责任,对城市的文明形象大打折扣,更重要的是,对他人也会造成了不良的影响。市民杨女士:“经常见呢,像有些老人,我觉得特别是有些老人带着小孩,就不应该闯红灯,因为小孩本身应该有一个良好的教育,把它闯红灯该闯不该闯,家长起码是他的一个行为规范,家长式小孩的一个行为规范。”

  近些年,随着我市宣传力度的加大,市民维护城市文明形象的意识不断增强,闯红灯的现象有所减少,但依旧无法杜绝。在有关部门加大管理的同时,也希望市民能够从自身做起,多一份自觉,多一份安全,让城市多一处文明。渭滨交警大队经二路中队交警鲁警官:“中午放学11点半以后闯红灯现象还是比较严重的,我们也会在斑马线附近做护卫,平时正常情况下比平时能少一点。希望大家能遵守交通规则,红灯停,绿灯行,第一个是为了安全,第二个是为了城市的形象,美观。”

  为何“中国式过马路”屡禁不止?有些城市开出了高价罚单,有些城市把个人闯红灯记录在案,影响个人贷款甚至影响到孩子上学。但闯红灯这个危险的、频频被人指责为素质低的行为却总有人要闯呢?我们来看看路权分配,中国式路权分配过程中,始终过分偏向机动车;与此相对,则是行人和自行车的路权被严重挤压。在一些复杂的平交路口,当红绿灯的设计分别满足了机动车的直行、左转、右转的需求后,行人需要等待的时间已足够漫长,而分配给行人的通行时间却又压缩到很难从容通过路口。在我市,很多路段右转车辆不受灯控,占用行人通行时间,导致行人与右转车辆冲突频繁,行人难以在信号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过街,于是被迫闯红灯或滞留在道路中央。行人与转弯车辆的冲突可能造成行人在绿灯其间过街反而比红灯期间过街更危险的奇怪现象。记者亲身体验,在红旗路与经二路十字东向通过经二路,绿灯通行30秒,由南向北通过经二路,就要与红旗路上由南向东通行的机动车抢路,行人常常被拦在路中间,绿灯变成红灯了,还没办法通过。看来,“中国式过马路”,最大的原因在于我们的路权分配以及信号灯设置的“无礼”。正所谓,“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好的制度,并不一定高素质的保障,却是高素质的前提。“中国式过马路”不能一味指责“素质低”,而不顾背后的制度性问题。

上一篇:专题报道:文明宝鸡 以爱为名 (二) [2013-06-26]

下一篇:专题报道:文明宝鸡·以爱为名(三) [2013-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