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新闻中心>争议话题

公民下跪求学说明入学权低贱

编辑:橙诺云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1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深圳南山区南头片区上百名家长涌进南山区教育局,要求自己的孩子能有学位上学。一名家长还带着孩子跪在该局信访办公室门口1小时。南山区教育局针对这部分业主,接收了复议申请材料,并保证如果没有学位就购买学位,让任何一个孩子都有书读(6月16日《深圳晚报》)。

  在我上学的那个年代,虽然上学很艰苦,但不必母亲带着我向教育管理者下跪。而如今,义务教育阶段免费读书了,还有免费的营养餐可吃,比我们那个年代饿肚皮读书好多了,却还发生这样荒诞不经的事件,越发让人感到悲哀。

  不是已经推行九年义务教育制度了吗?不是口口声声宣称绝不让任何一个孩子失学吗?可到头来,竟然还发生母女长跪教育局求就读学位这种咄咄怪事。

  一个母亲的人格尊严,就这样败在了入学的门槛面前;一个幼小的孩子,还没进入小学校园大门,首先就得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而为了能够顺利入学,也不得不委曲求全和母亲一起向教育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下跪,也许其潜意识里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尊严意识,但羞愧总是感觉得到的。这叫人情何以堪?

  这一跪,跪出几多无奈和辛酸,又跪出多少荒凉和讽刺,恐怕已经不难想象。归根到底,这一跪纯粹是教育资源紧缺或者说教育资源不均衡给逼出来的。当然,也是教育不公给逼出来的。

  重要的是,为了求学,公民不得不下跪,可见公民入学权利仍然很低贱,又说明普通老百姓子女求学之路仍然充满艰辛。一方面击中了教育“硬伤”,另一方面则拷问着公民权利如何保障。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无奈下跪,跪下也就跪了,可竟然一跪就是1小时之久。那些教育管理者怎能无动于衷、麻木不仁到了如此程度?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

  很显然,这不仅是教育机制层面的问题,教育管理者也有问题。也就不难想象“母女长跪求学”横空出世的根源了。

  在每个公民的潜意识里,上学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实质上也是法律所赋予必须确保的最基本的一项权利,根本就不应求谁,更不应下跪。换言之,无论如何都该站着求学。可是,公民入学权利如此低贱,又怎么可能完全站着求学?

  说一千道一万,政府部门有责任确保每个公民的求学权,更有责任确保公民站着求学。所以,应对“母女长跪求学”事件不能仅停留在下跪闹大了就很快解决的地步,而必须上升到让公民有尊严地上学的高度来观察并解决问题,才可能让求学之路变得平坦,进而避免“母女长跪求学”的悲哀再度上演。(张家强)

上一篇:“学历歧视”加剧城市融入难度 [2012-06-18]

下一篇:养老金双轨制将制造严重社会不公 [2012-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