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收南瓜 (张西昌)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6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记忆中,秋天的院子里满是收获,花生、红薯、高粱、玉米、南瓜……南瓜是人皆熟悉的,形体较大,味道甘美,且便于存储。秋天的院子里满是收获的南瓜。
 
  我喜欢瓜类,欣赏它们蓬勃肆意的生长,宽大的叶子让人看着也觉心凉。它们先是长蔓,一晚上不见,就爬出几寸,毛茸茸的茎上带着露水,不仅可以铺在地上,有时还可爬墙,甚至上树。花朵透着光,与绿沉沉的叶子相衬,说不出的一种美。
 
  南瓜花橙黄,明亮却不艳,像是农家质朴的姑娘。花开得多了,需要摘下来,这是小孩最喜欢干的事,开始不敢摘,因为知道每一朵花对应的是沉甸甸的瓜果。后来才知道,南瓜花亦蔬亦药,具有清利湿热、消肿散瘀、防抗癌症的作用。
 
  南瓜不需要洗,用布擦去表面白霜,然后再用刀子去皮,剖开来,肚子里满是籽。成熟和久放的南瓜,里面没有汁水,很容易便能将瓤絮和籽分开。找个竹筛来,将南瓜籽铺开,秋阳是最好的干燥剂。南瓜籽也是好吃而益体的妙药。
 
  关中人吃南瓜,大抵有炒、蒸和烙饼三种。炒南瓜无须太多油,在地里掐些蒜苗最好,炒出来的南瓜,柔韧黏糯,甜咸相融,自是美妙。妈妈还有一招,自诩为南瓜盖被,做法是擀出一张半指厚的面饼,南瓜下锅后略翻,遂将面饼蒙在其上,盖上锅盖,文火加热。揭开锅盖的那一刻,口水难抑。经过热焐的南瓜,更加绵软,这张“被子”也被撕成小块,濡在南瓜里,就着吃,的确很好。那时,我捧着大碗,坐在门墩上,口舌间被南瓜浸润,真是惬意和满足。
 
  奶奶说,南瓜可以做饼,我便求她做出尝尝。只见奶奶将去皮的南瓜放在笼里,大火烹蒸半小时,然后趁热用勺子将南瓜压成膏泥状,拌入白糖。然后再以等量的面粉拌入(用糯米粉最佳,面粉要一点点加入,不能一次加太多),拌好的面团要反复揉按,然后将之分成适量的小团,用手压扁,然后在锅中放少许油,微火将它两面煎黄,像是南瓜的小仔。
 
  大约从20年前,关中地区的农业结构发生变化,我也再没怎么吃过南瓜。即便有时吃到,也已远远没有小时候的味道了。有过乡村生活经历的人们都知道,对于一种食物的情怀,应是目睹了它从土壤里慢慢生长,从开花到收获的过程,并且自己参与其中,即便是再简单不过的食物,都会因此而显得意味悠长。
 
  这,是食之“味”,也是食之“道”。

上一篇:永不消逝的稻田 (赵洁) [2018-10-10]

下一篇:三转一响 (张琼) [2018-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