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妈妈的臊子面 (史英杰)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小时候最爱吃的就是妈妈做的臊子面了。
 
  上世纪70年代,家里条件不好,记忆中能吃一顿白面条已经是很稀罕的事了。那时的主食主要是搅团、饸饹、玉米糁、粑粑馍,偶尔吃顿花面削筋(麦面和高粱面夹层擀的面),那也是很开心的事。记得有一年村里唱大戏,妈妈愣是用两斤肉待了三天的客,每天有肉片炒菜和油汪汪的臊子面,亲戚们直夸妈妈做的臊子面好吃。
 
  上小学时,家里条件稍有好转,每天中午我都能吃到妈妈做的手工臊子挂面,挂面是叔叔自己挂的,筋道、耐嚼。每到周末,妈妈会用胡萝卜丁、豆腐丁、蒜苗炒一小盆臊子菜,另外切一碗豆腐丁,当锅中臊子烧热时,妈妈把切好的豆腐丁放入锅内慢火煨,待豆腐充分吸收了臊子的油味、调料味和肉香味,再放入辣椒面,那红艳艳、油汪汪、香喷喷的豆腐臊子让人馋涎欲滴。这些是妈妈为我们下一周准备的午餐食材。于是每天中午一下班,妈妈急匆匆赶回家,打开蜂窝煤炉子,在沸腾的开水中撒入姜末,调上盐醋,待水再次沸腾时放入臊子豆腐、臊子菜,第三次沸腾时放入油辣子撒上蒜苗花或韭菜花作漂菜。有时候臊子汤上还会撒上切成小片的鸡蛋饼。黄澄澄的鸡蛋饼、绿油油的漂菜、红红的胡萝卜、红红的油花、漂在汤上的臊子、和着肉味蒜苗味,香气直往鼻子里钻,勾得人馋虫直往外冒。我们姊妹几个便围在炉子旁嗅香味,眼巴巴地看着香气四溢的臊子汤,等着妈妈下面条。面条煮熟后,妈妈捞一大筷子面条浇上两大勺臊子汤,笑吟吟地一碗一碗递给我们。又酸又辣又香又热乎的臊子面温暖了我们的肠胃和心灵,也温暖了整个寒冷的冬天。
 
  后来日子越来越好,妈妈做臊子面的配菜也在不断地丰富。随着季节变化臊子菜中会出现豆角、蒜薹,胡萝卜、豆腐、木耳、黄花是常备配菜,至于臊子烩豆腐也被纯粹的肉臊子代替。臊子面的味道是一如既往的好,但是我忘不了妈妈做的臊子烩豆腐的臊子面,它见证了妈妈在艰难的岁月中想尽办法为一家人改善生活的智慧和爱心。
 
  记得刚上班时去西安学习,在一家小饭馆里点一碗臊子面,待到面条上桌才发现这碗臊子面里只有臊子、黄花、豆腐、木耳、葱花,没有胡萝卜韭菜花或者蒜苗,老板解释是扶风臊子面。扶风臊子面没有辣椒,调汤以豆腐、黄花、木耳、鸡蛋饼为主要原料,味偏酸;岐山臊子面配料与宝鸡臊子面相似,多为一口香,至少要吃四五碗才能吃饱;而妈妈做的臊子面,最多吃两碗就饱了。我最爱吃的还是妈妈做的臊子面,那是从小根植于记忆、根植于味蕾,任天荒地老也忘不了的妈妈的味道。
 
  时至今日,餐桌上的食品日渐丰富,大鱼大肉应有尽有。我依然爱吃妈妈做的臊子面。工作忙时提前约饭:“妈,中午我过去吃饭,做臊子面哦!”

上一篇:吃搅团 (李玉霞) [2018-07-11]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