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吃搅团 (李玉霞)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搅团在西府地区算得上一道名吃,搅团顾名思义就是花力气搅动成的面团。地道的搅团晶莹剔透,形似绸缎或玛瑙,与鲜红的油辣子醋水、青翠的绿菜相搭配,单是色泽足以让人垂涎三尺,更不用说在燥热的盛夏,来一碗或凉或热的搅团,定会使你的五脏六腑清爽熨帖。
 
  搅团的做法其实很简单。在锅里烧开适量的水,用少量面和一定比例水作引子倒入开水锅里大火烧沸,紧接着一边将事先备好的面粉向锅中慢慢撒均匀,一边用擀面杖在锅里不停搅动。此时一定要把握好面粉的量,多之一分则做出来的搅团干硬甚至难以下咽;少之一分则成了面糊糊,吃的时候筷子是无法将它送到嘴里的。面粉撒合适后,便开始“搅”的工序,人们将双手握住擀面杖,朝一个方向使出浑身解数与锅里的面团较劲,一直搅到面团光滑灵动方可罢手。所以做搅团的过程用家乡话叫“打搅团”。“打搅团”是个力气活,片刻就能让人气喘吁吁,又不能停下来,否则面粉很快会凝结成面疙瘩,做出来的搅团也就成了“麻婆娘的脸”。等到面团看起来光滑、筋道,再倒入少量开水,小火煨一阵就可出锅了。
 
  在我的家乡,吃搅团的历史由来已久。听父母讲,过去缺吃少穿的年月,庄稼人的收成主要是玉米。玉米可以磨成面粉蒸成窝窝头,做成玉米糊糊,而做起来最方便又容易填饱肚子的要数搅团了,可玉米是粗粮,吃多了胃不舒服,但它确实救过一代人的命!如今,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搅团摇身一变成为人们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只要是面,都被尝试着用来做搅团:荞面、小麦面、淀粉面。做出搅团的颜色也不再是单一的玉米黄了,白的、紫的,甚至有人突发奇想,将菠菜汁混在白面中,做出翠绿的搅团,搅团也染上了鲜明的时代特色。于是,有人专门做起了搅团的生意,在西府地区,无论是小县城还是市区,大街还是小巷,卖搅团的生意很是兴隆,它成为一种名吃,也有了一个堂而皇之的美名,刚出锅的搅团被称为“水围城”。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人吃搅团难忘那段苦难岁月,少不了感慨现在的人对美好生活的不珍惜;七十年代出生的人经历艰苦的时日不多,搅团是他们的美食,吃搅团能勾起他们对儿时生活的回忆。如今的年轻人有属于他们这个时代的印记,搅团只是以一种佳肴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由此可见,吃搅团不止是为了吃,当它在生活的轨道里沿袭成一种特色小吃,演化为一种特殊的风俗,那里面已经融进了一种浓浓的亲情、乡情,一种对生活与人生的感悟,在岁月里悠悠飘香!

上一篇:山底村与封神台 (张天福) [2018-07-11]

下一篇:妈妈的臊子面 (史英杰) [2018-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