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大槐树的欢笑 (李秉文)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古陇州城里有一条巷子,在过去几个朝代里,大都住些书香门第、名门望族。人们都说这里是个星月交辉、雅士济济的宝地,因此,给它起了一个文绉绉的名字——儒林巷。
 
  历史走到了今天,那些“星月”“雅士”都已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可巍然屹立于这条巷子里的那棵大槐树,却像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敬仰。
 
  常年与大槐树朝夕为伴的人们,把它像鸿儒明公一样尊崇。每与朋友谈论起这棵大槐树,你说它长高了,他言其变胖了,还有的说它越来越年轻了、活泛了。外来的高朋好友徜徉在它的腋下,也会扼腕兴嗟、疑眸瞻仰、流连忘返,为它拍照,与它合影。
 
  据史料记载,这棵大槐树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它有三层楼房高,粗壮的腰围足够三人合抱。黑褐色的身板上缠满了记录岁月变迁的深邃皱纹。磐石般的树根,使它显得更加山峙渊渟、矜持不苟。干枯的枝干被和煦的春风轻轻唤醒,一下子涌现出嫩绿的叶片儿,把春的信息传递到了人间。绿如宝石、壮似巨伞的树冠在春风吹拂下,泛起一圈圈涟漪,那是它给大地母亲绽放的感恩笑靥。
 
  三个多世纪的风雨沧桑,大槐树都一概化作生命中的欢笑音符。上世纪20年代的那场大地震像一只猛兽,把它撕得皮开肉绽、干折枝断;紧接着连续三载赤地千里的大旱,烤得它嗓子眼冒烟,叶子落了大半,还没等它缓过气来;上世纪 40年代中期的那场雹灾更是心毒手辣,小者如卵、大者如碗的雹粒,摧残得它遍体鳞伤。这些厄运,大槐树凭着惊人的毅力硬是挺了过来。
 
  沧海桑田,大槐树焕发青春活力当数今朝,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老县城开发建设的热潮一浪胜过一浪。儒林巷道路拓宽改造工程启动之前,父老乡亲都为这棵大槐树的命运捏了一把汗。许多与它朝夕相伴的老人,像是守护即将分手的亲人般蹲在大树身边不愿离去,可他们没有想到,县里的决策者早就拿出了保护生态的预案:建设与保护并重,开发与绿化同行,实现山清水绿天蓝城美。即便如此,在拓宽改造的那些日子里,有心的人们还是日夜守在工地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轰隆隆叫喊的挖掘机、装载机、拖拉机,唯恐这些威猛如虎的家伙伤及大槐树的根系和枝干。最终,儒林巷道路拓宽了一倍有余,而那棵大槐树不仅安然无恙,还被列入陕西名木保护目录,不仅给它做了防护栏、挂了保护牌,还按照省上规定,对它进行细致的管护。
 
  肃立在大槐树下,我靜靜地仰望着、聆听着、品味着、思索着,仿佛与它建立起一条靜谧的心灵通道。“瑞历岁惟新,物华春可爱。雪尽林弄姿,冰销水生态。”宋代著名文学家宋祁早就把我和大槐树此刻的心情写得淋漓尽致、妙不可言了。

上一篇:听听,那春天 (江远村) [2018-03-12]

下一篇:最美的春雨 (赵红霞) [2018-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