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攉鱼 (胡云林)

编辑:张艺龄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网络配图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寨里村最热闹的活动无怪乎两个:一个是春节玩狮子,大人小孩倾家而出,塞满街道,看年轻人表演的狮子滚绣球、狮子跳桌子、狮子爬梯子等有趣、惊险的动作;再一个就是攉鱼了。
 
  所谓攉鱼,就是在一个沟渠两端用泥土或木板筑起堰坝,将其中的水淘干,下去捉其中鱼虾。这就是古书中所说的“涸泽而渔”。那时寨里村周围的沟沟汊汊里,满是成群的鱼虾。每至夏季暑热的时候,一些精壮劳力就相互联络打起鱼虾的主意。那些鱼虾大而多的沟渠都在深水区,要“涸泽而渔”就得组织一大帮人共同协作,有撑头的,有出力的,有出门板、水桶的,往往半个村子的人都要参加。整个攉鱼的过程中,几乎全村子的人都来看热闹,活像过一个盛大的节日。
 
  撑头的多时为北街的几个对沟渠比较熟悉的人,地段多选在前坡水深三尺以上的沟渠里。他们把这段长达二十几丈的沟渠分成三段,先用门板、土泥堆堰,再由几个年轻人提桶往外攉水。由于水量较大,攉完一段需要小半天时间,中间还要休息换人。攉完这一段,再在下游筑堰攉下一段。待三段攉完,往往就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了。
 
  最热闹最轰动的时刻,是每一段渠水将要攉干未干时。这时水浅鱼稠,大鱼都已露出黑色的脊背,一起活蹦乱跳,岸边看热闹的人群一片欢呼。接着,攉鱼的人就提着桶或拿着口袋,开始下水收鱼;一些看热闹的年轻人也会借帮助收鱼,下水凑热闹。
 
  收鱼的场面是激动人心的。那些二三斤中的鲤鱼、鲫鱼和鲢鱼,可以跳离水面一尺多高,有时就直接落到收鱼人的水桶里。那些小的鱼虾像煮熟的一锅稀饭,挤挤攘攘,一笊篱下去可以舀出斤把重来。大头娃鲶鱼像霸王,在鱼虾群中横冲直闯,后面会留下一个长长的沟槽。还有那些的鳝鱼,拖着一二尺长的黄色身躯,拼命扭动着,一次又一次从收鱼人的手中滑脱。有时还会有几只小孩拳头大的螃蟹,张着大大的嵌子,警惕着被捉的危险,收鱼人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避开嵌子,捏住它的盖子收进桶里。最让收鱼人讨厌的是那些鳃下面长着一对尖刺的鱼,人们叫它圪咬,稍不小心就会刺得你鲜血淋漓。
 
  大约在下午太阳落山前,收鱼的场面才会结束。收来的鱼虾都会倒在岸上的平地上,由几个老成的人,按照参加攉鱼人的多少和担负任务的轻重,扒成堆堆,一人一堆。各个人就提上自己的那一份战果,扛着门板,提着水桶,凯旋而归。这一天的攉鱼活动才告结束。
 
  自然,这是带有全村性的大型捕鱼活动。还有一些小型攉鱼活动,或一两个人合伙,或四五个人搭班,选择一处水面较小、水量不大的地方进行。我所参加的有两种,也颇有意思。
 
  一种是在长年积水的岗坑里。这里大多生长着一些小鱼和泥鳅,我和几个半大孩子,拿着铁锨和铲子,围着一小片水域,筑起一个长长的堤堰。然后在水域的边沿挖出一个深深地大坑,把水引流到坑里。待水域里水浅时,下去捉泥鳅。这些泥鳅不大,身体又滑,你用手是很难抓住的,只有把它们搓进脸盆里,再倒进桶里才行。一次收获不大,也就小半桶,提回家让大人用油盐酱醋炒炸,也可解一时之馋。
 
  再一种就是在一些沟汊的末尾处。这里水浅,鱼少,大人是看不上的,可我们这些孩子也有办法。就是在夏天中午天最热的时候,几个人一起跳进深水区,把鱼儿往沟汊尽头赶,然后在适当的地方筑起坝堰,将水攉干。这种办法简便易行,缺点是捉不到大鱼。可是一次下来一人也能分到一二斤,足够吃一顿了。
 
  不过我们还是喜欢由全村大部分人参加的大型攉鱼活动,那种热闹场面,那种大鱼乱蹦乱跳的景象,那种丰厚的收获,令人经久难忘。可惜这些年来,由于地下水位急剧下降,村子周围的沟沟汊汊尽皆消失,不要说大型攉鱼活动不复存在,就是小桥流水的景象也难以再见。现在留下的,只有我们这些老人对那些攉鱼活动的记忆了。

上一篇:高树鸣蝉 (胡云林) [2017-12-19]

下一篇:送饺子 (胡云林) [2017-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