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之声-宝鸡最大的新闻和门户网站

凤州署的勤廉楹联 (提秀莲)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5日打印文章
  凤州署即古凤州衙署,俗称县衙,距今已有 2000多年历史。它位于凤县凤州镇凤州村,占地 10亩。据史料记载,南北朝至明初,在此设立过固道郡、南岐州、归真郡、河池郡、凤州等州级治署。明洪武七年( 1374年),改州为县,知府王畿于原基创修,后嘉靖、顺治年间有过三次修葺,但又在“文革”中坍塌。如今的凤州署,是县上为向人们展读古凤州县衙内的廉政文化,按照《新修凤县志》(清)中手绘的衙署图,在原址上复原起来的,目前这里已成为宝鸡市“廉政教育基地”。
 
  古凤州署为三进式四合院古建群,由中轴和东西两侧林立的青砖黛瓦、飞檐翘角、仿古花格木窗的廊房及过厅组成。廊房之间的空地上、青砖步道旁、庭院里树木成行,竹林生翠,花园秀雅,颇具宫廷气派和园林韵味。如果从高处俯视,中轴上的建筑为南大门、戒石坊、大堂、二堂、仪门、北大门等;大堂东西两侧为吏房、户房、礼房、兵房、刑房、工房等六房,这种建筑风格体现了古代地方衙署坐北朝南、左文右武、前衙后邸、监狱居南的传统礼制思想,是传统建筑艺术和衙门文化相结合的固体艺术。
 
  步入古凤州署,南大门两侧的石狮、鸣冤鼓和“诬告加三等、越诉笞五十”的警示牌使我莫名恐慌起来,好像岁月深处的瘦骨嶙峋者正凄惶地前往大堂诉冤,而申冤的梦想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好在门柱上“宽一分,民多受一分赐;取一文,官不值一文钱”的楹联温暖着心窝,我便全身暖和着继续往里游观。
 
  穿过南大门,就见大堂宽敞的院落中央,有一横跨甬道的四柱三门冲天柱式石制牌坊,称为“戒石坊”,即告诫官员要为官清廉的警示牌。其上端南北两面分别刻有“公生明、廉生威”六个大字,意为只有公正、公平才能使人明辨是非,只有清正、廉洁才能使人不为权势左右,平生威严。正所谓,公正廉洁乃为政之本。而石坊冲天柱阴阳两面分别又刻有“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和“大其牖天光入;公其心万善出”的楹联,苍劲有力的金粉刻字,好像让“公正、清廉、爱民、良善”的含义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冲天柱底座各有一个形似麒麟的独角怪兽,叫“ 犭贪  ”,传说这怪兽吃尽了人间荣华仍不满足,还妄图吃掉天上的太阳,结果却坠入悬崖,死无葬身之地。我想大概寓意能通过科举进入这里为官者已是红运齐天,就不要再被贪婪的波涛所淹没了,要清廉爱民,才能威服万民。
 
  大堂是中心建筑,它矗立在 15厘米的台基上,为单檐飞椽斗拱式房屋,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大堂门前粗大的红色廊柱上有黑漆抱柱金联,上联是“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下联为“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记得新华网曾报道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时就给当地的市、县领导班子念过这副对联,当时会场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他说,封建时代官吏尚有这样的认识,今天我们共产党人应该比这个境界高得多。可见这副对联今人读之用之,仍很受教益。
 
  东西廊置有升堂鼓、开道锣各一架,以及杖、刀、枪、剑、戟、刑具等。大堂中间悬挂“明镜高悬”金字匾额,匾额墙面绘着“海水潮日图”,意为山正、水清、日明,象征清正廉明。正中摆放三尺公案,案上右侧放着令箭筒与黄绸包裹的大方印,侧角也放置了一个三尺公案。着明朝官服的栩栩如生的知县、书吏蜡像分坐两个公案旁,四个衙役斜拄杀威棒的蜡像两厢侍立,我仿佛听到了衙役们的“威——武——”声……
 
  当我准备离开古凤州署时,不知哪个浏览者突然冒出了“天下衙门朝南开,有理没钱别进来”的俗语,这可能是因《窦娥冤》  《苏三起解》等戏剧中县老爷升堂问案时一幕幕龌龊片段而产生的偏见吧。古语云“民非政不治,政非官不举,官非署不立”,就是说立县必定设衙,一个地方的诉讼审判、征收赋税、农桑生产、社会治安、文化教育、户籍人口等众多事务都要由县衙中的官吏来完成。据不完全统计,仅明清两代任过凤县知县的就有 140多人,他们在任时大都能廉公自持,勤于职守,在修葺城垣、桥梁、寺庙,赈济饥荒,重视义学,修县志等方面有所作为。当我品读大堂东西六房门侧悬挂的或述志、或表达施政理念的勤廉楹联,细读廉官污吏展览馆里廉官与污吏生平记载和古代廉政文化发展史时,能深切感受到官廉民爱的执政真谛。
 
  时光的手指拨散了历史的浓雾,我仿佛看到古凤州知县刘宏道、何福全、杨茂绩、高光斗、何其英、郭建本、朱子春等在这里忙碌,他们人性的光芒也净化着后人的心灵。
alt=
alt=

相关文章:

观后心情:

网友评论:

信息标题
关闭
没有提示信息
博客开通
关闭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