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扶风红军树的故事 (薛立兴)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5日 查看次数: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在扶风县城关街道牛家村高树组“寻找百年记忆红色文化体验园”内,有一棵冠幅近一亩的千年国槐,树身三四个人合抱不住。远眺古槐是一道亮丽的绿色风景,近观古槐给红色文化体验园增色添彩。且不论千年古树生长奇闻,先谈谈当地百姓流传的“红军树”之来历。
 
  刚踏进体验园入口,就有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向我袭来,锣鼓喧嚣声、美妙音乐声,声声入耳;高音喇叭播放着半个多世纪以来人们耳熟能详的红色经典歌曲《北京的金山上》;更吸引人眼球的是一队身穿红军衣服、头戴红军帽、唱着经典红歌、跳着红色舞蹈的男女青年。高树组组长王宏强介绍,这些“演员”都是红色体验园的义务宣传队员,跳的舞蹈合乎百姓口味,很接“地气”,大家都爱看。耳闻目睹,到处是红色经典,到处是难忘的记忆。
 
  我看到了那棵千年古槐,王宏强又请来年过九旬的王尚清老人,给我们讲述了这棵“红军树”的来历。
 
  抗战时期,中共扶风县委依照陕西省委密函,将我党高级干部李先念、王震、习仲勋等分别护送去延安边区。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冬夜,我地下游击大队队长魏四,接到县委指示,立即赴绛帐镇完成护送首长任务。由于中途消息泄露,护送队刚走上扶风县城北坡,就看到火把的光亮,听到身后的枪声、嘈杂声、呐喊声。“站住!前面的人,给我站住!”喊声和亮光越来越近。魏四一声令下,不走大道,抄小路,跑步从麦田中穿过,直达县城最近的牛家村高树组暂避。当时,王尚清刚从牛马房喂完财主家的牛马,手打火把准备回家看望老母,听到有人喊他:“喂,大叔,快给我们找个地方躲躲,后面有黄狗追我们!”王尚清急中生智,说了句:“快,跟我来!现在不敢进农户,我村巷中有一棵大槐树,树冠很大,藏在树上能躲过这一劫。”国民党扶风县保安大队一干人也追到了高树组,挨家挨户搜查,搅得鸡飞狗跳,但没有见到中共首长和游击大队踪影。王尚清刚走到家门口,就被伪县保安大队拦住,“你见到有七八个人刚才来过你村吗?”王尚清回答:“我听到有脚步声往村西头跑了,不知是啥人,怕是窜沟了。”“煮熟的鸭子让飞了,快向西追!”敌人走后,魏四和中央首长避过一难,迅速向东北方向行进,最终到达了延安。
 
  还有一则与古槐“红军树”相关的故事:解放战争时期,西北野战军在彭德怀指挥下,打响了著名的扶眉战役,如火如荼的西府出击拉锯战,整整激战了一天两夜。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胡马”军集中三个半军的兵力向解放军四军三师二团扑来,我二团张浩儒团长临危不惧,沉着应战,用四个营兵力分散进攻,各个击破,但终因寡不敌众,被敌一个师的兵力打散,退避到牛家村一带。张团长孤身一人逃到了高树组,前有敌军堵截,后有敌军追赶。在王尚清和众乡亲的掩护下,张团长爬上了这棵被当地人称为“神树”的国槐,躲过了敌军的搜查,为解放扶眉立了大功。从此,这棵神奇的千年古槐被当地百姓亲切地称为“红军树”。
 
  听完“红军树”的传奇故事,我心潮澎湃,仰望它遮天蔽日的茂密枝叶和那饱经风霜的粗壮身躯,我的思绪也追溯着古槐的历史,感叹着“红军树”的功绩,也让这次“红色之旅”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上一篇:岁月长河树说风流 (王卉) [2017-03-13]

下一篇:凤州署的勤廉楹联 (提秀莲) [2017-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