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独爱柳丝 (陈凤婷)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远山笼罩在薄薄的云雾之中。
 
  抬头望去,一棵棵垂柳,迎风妩媚地站立在一江两岸,蓬蓬松松,如发丝一般。
 
  我爱柳丝,珍如生命。
 
  每天,沐着晨光走过洁净的江畔,一湖绿水映入眼帘,我就看到了那一排排迎风而立的垂柳。风中含着冷意,柳枝已开始泛着青光,寒冷挡不住春的脚步。我怕迟来的春的脚步,延迟了柳丝如期而来的春梦。
 
  晨光里,我又来了。我柔情似水,满眼含泪期望我心中的柳丝。
 
  东方才发白,亮光照亮了逶迤的山梁。路上行人很少,我可以驻足尽情欣赏我的柳丝:在这个清冷的早晨,她们安静地悬于蒙蒙薄雾之中,依然那么柔顺,没有风声,依然姿态万千。那舒展的柳丝上鼓起了密密匝匝的苞芽,在缕缕柳丝中自然地组合成一个别致的图案。看她们多么像眼睛,柔嫩的眼睛,毛茸茸的眼睛。一树树眼睛随风飘动……露水打湿了我的眼睛,柳丝原来是有眼的。我不知她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我却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她的深情,她的无邪,她的纯真……
 
  树有千种,我却独爱柳丝。爱她的轻柔,爱她的妩媚,爱她的温和,爱她的柔顺……
 
  风中的柳、雪中的柳、月下的柳,总是风情万种,柳依然低眉柔顺,柔融化了寒冷劲风。
 
  柳无骨也不挺拔,却走在寒夜的最前头,把春唤醒。
 
  柳有眼,柳有心。吾独爱柳,爱她披着一头柔发站立在春风里俊俏的模样。
 
  我每天走过一江两岸,每天从柳丝旁走过,柳丝便走进了我的心里,我的心便住进了春天里。

上一篇:趣说杨柳 (董建敏) [2017-03-13]

下一篇:岁月长河树说风流 (王卉) [2017-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