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新闻中心>争议话题

赵磊:让中国“政能量”持续发力

编辑:叶小蝶 来源:环球时报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2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常常听人们议论,“正能量”是社会进步的推动力。笔者赞同这个观点,但仔细想想,“政能量”也是社会进步的稀缺资源,甚至没有“政能量”就很难有持续的“正能量”。本质而言,政能量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表现与实现路径。

  软实力包括文化、价值、政策,软实力的核心是文化,文化的核心是价值,而政策是确保国家正确使用力量的前提。当一国之政策被国际社会广泛认为合法,且具有道德威信时,该国就具有了政能量。政策合法性就是要确保公共利益最大化,在国际关系中仅仅讲“善意”是不够的,要确保一国之政策能够推动人与人关系以及人与自然关系的持久和谐,能够推动人类社会的理性进步。

  在软实力的国际博弈中,加拿大是有“政能量”的国家,因为它有生物圈以及思想圈的实力来源。笔者多次去加拿大访问,在加拿大,维持其自然状态是加拿大保护公有土地的基本原则。我参观过几处公有土地,留下的印象是杂草丛生,毫无美观可言。但当地管理人员告诉我们,“原生态”就是他们要保护的目标。

  经过多年努力,中国“政能量”正处上升势头,具体表现为:中国的国家形象发生了比较大的改变。从“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到“中国责任论”“中国贡献论”,客观反映中国实力的变化;中国政策,特别是中国的发展模式受到世界关注,“北京共识”代表了一种不同于“华盛顿共识”的路径选择;中国已经参加了几乎所有重要的政府间国际组织,中国还进行了制度创新,如六方会谈、“10+1”、“10+3”、上合组织等,中国的很多想法通过制度得以实现;中国提供了一系列全新的理念思想,如和平发展道路、“和谐世界”理念、一带一路,等等。

  另一方面,与欧美等大国相比,中国“政能量”依然有巨大提升空间。例如,在政治价值观方面,中国的发展成就虽然吸引着世界,但国际社会对“中国奇迹”普遍持好奇态度,还没有上升到欣赏与认同的程度。一些发展中国家没有条件也不打算“复制”中国的发展模式。在外交政策方面,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依然有限,对中国事务的塑造能力显然不够。

  可以说,国家的崛起不仅仅是一个经济事件,更应该是一个文化事件与制度事件。但是,文化与制度的功能是有区别的,文化的核心功能是扬善的,制度的核心功能是惩恶的,不能过分依赖文化去惩恶,也不能过分指望制度去扬善。为此,政策要确保文化做文化该做的事情、制度做制度该做的事情。政策强调科学,即要确保决策科学,简单地说,没有不同意见决不轻易决策就是决策科学。政策强调平衡,在社会发展中,既要讲维稳,也要讲维权;既要优化顶层设计、更要推动基层创新;既要讲民生、也要讲民主;既要强调无私奉献、更要实现合理待遇;既要讲经济发展、物质基础(小康社会),也要讲公平正义、文明道德(和谐社会)。

  总之,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将进一步走向世界,世界将更加关注中国。“政能量”对中国的和平发展和国家安全的影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更深刻、更直接。从某种强调上说,一个国家政能量的衡量尺度,对内在于其最弱势成员的福利程度与幸福指数,在于社会成员对这个国家的忠诚与归属;对外在于不仅要成为一个重要的国家,更要成为一个受尊重的国家,在于国际社会对这个国家历史与现状的欣赏与认同。(作者是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中央党校-教育部“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执行主任)

上一篇:环球时报:春节很有活力,整个羊年又会如何 [2015-02-25]

下一篇:陈欣新:“国安法”入港需厘清的问题 [2015-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