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新闻中心>争议话题

傅梦孜:警惕“逆生的”国家安全风险

编辑:橙诺云 来源:环球时报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2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傅梦孜

  冷战结束至今已有二十多年,历经全球化、市场化的洗礼,各国相互依赖加强,国家关系不断调整,合作意识加强。但是,全球化有赢者,也涤荡出地缘经济的破碎或边缘地带。暴力恐怖、种族宗教冲突、气候变化、环境污染、跨国犯罪等非传统安全问题层出不穷。

  对已知或潜在的安全风险与威胁,各方都在全力应对。对可能突如其来的偶发安全风险与威胁也有预估预防,对未知的重大国家安全风险与威胁也开始纳入扫描视域。但是,还有一种似乎没有足够注意到的例外,这就是“逆生的”国家安全风险与威胁,例子不胜枚举。不论主观好恶,美国“亚太再平衡”面临的新“失衡”、美西方对在乌克兰搞“颜色革命”被俄罗斯还以“颜色”。同一件事由不同国家做,反应可能截然不同,一项政策或战略的出笼,本意可能是好的,是互利甚至是利他的,对象方政府也求之不得,但可能引发国际质疑甚至在当地引起消极反应,其后果可能触发对施策方国家利益的重大损害或威胁。这就是“逆生的”风险与威胁。中国不附带任何条件对非洲的援助被不怀好意者批评为搞新殖民主义,中国经略周边也受到谋求势力范围、排挤域外国家等的指责,中国企业走出去在当地投资建设本来也是互利的,但总伴随着杂音甚至受到攻击。有时,再正常、合理的政策与决策也会伴随替代性或被绑架性的风险与威胁。

  巨大的人口规模使我们拥有劳动力优势,但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巨大产能积聚,而我们决不走西方殖民主义老路,也不能像美国建国后那样,通过西进与南扩渐次消化发展能量并最终完成国内市场的成熟与统一。尽管中国人口与内需市场规模巨大,但高速发展必然产生巨大的外溢效应,随着国家利益不断扩展,要求中国的军事、外交予以及时跟进。对任何一个国家而言,这都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遭遇逆生的安全风险甚至威胁,不仅要求我们有超前思维,更要有反向推定,这不只是事先可行性研究,而要充分考虑到对方或第三方非理性因素在内的非正常反应。

  避免逆生的风险与威胁,一要坚持以我为主推进各项战略与政策。一项政策出笼,别人一时不理解的,需要做好解释、说明与善后,但对不怀好意、无理攻击的,不必顾虑重重。相关的例子有东海航空识别区问题。二是不宜顾虑因小失大自缚手脚,该做的及时做,不必等到条件成熟时再做。我们主张共同开发,如果别国独自在“九段线”内打出第一口油井,我们事先的条件性警告显然失效,即使距离遥远,中方就需立即考虑在相关海域开钻。但我们的顾虑多了些,时间上晚了点,这种顾虑无助问题解决,反而留下后患,如981钻井平台今天的遭遇就是这样。三是包括企业在内的决策出台有的需要慎谋之、徐图之。一哄而上的规模性出手,当然会冲击当地居民心理,矛盾积聚就将逆生风险。有些政策落地需要润物无声,有些“坎”需要较长时间才能迈过。

  目前世界仍缺有效力协调机制,全球多元力量并起,信息传播迅速,社会日益多元化与民粹化,对问题见仁见智见异现象普遍。使任何一个国家、企业面临的风险比以往更复杂严峻、更为多样重叠。很多决策并不一定都有逆生风险,但对此不予考虑将威胁国家、企业或个人利益,甚至被置于十分被动的地位。(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

上一篇:法制日报:打击暴恐绝不妥协 [2014-05-23]

下一篇:张颐武:张艺谋“归来”,时代却已前进 [2014-05-23]